发展中欧班列: 助推宁波与“一带一路”经贸合作

2017-06-08 10:41:42来源:光明网
字号:



资料图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实施,国家对外开放的格局逐步“向西”,通过陆路和海路双向“向西”发展,带动中西部地区发展,形成联结亚欧的大区域合作平台。在此背景下,依托中欧班列,加强宁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和节点城市之间全方位的合作,已成为宁波融入国家战略的重要抓手。

宁波的中欧班列,从宁波出发,经新疆阿拉山口口岸,途径中亚五国,连接中东欧,止于西欧各国,全程逾万里,共经过6个国家,两次转关、两次换轨。班列自2014年8月正式运营以来,基本保持每周一班以上的频率,货运量占到全省总量的70%左右。

一、发展中欧班列的重要意义

一是有助于提升宁波在国家铁路货运体系中的地位。目前,宁波在全国铁路货运体系中地位趋于弱化,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中“以港口城市为支点,畅通后方铁路通道及集疏运体系,构建连接内陆、铁海联运国际交通走廊”的部署,打通直连欧洲的铁路通道,利用水运优势集结沿海国际物流,有助于促进宁波从铁路货运末端向国际水陆货运枢纽转型,扭转这一不利趋势。

二是有助于促进宁波与中东欧国家双向投资合作。中欧班列的运输时间为海运的1/3,运输价格为空运的1/5,对于大多数欧洲进口商品和宁波出口的主要商品,如汽配、模具、新材料、小家电、服装等都极具吸引力。推进中欧班列建设,能有力推动宁波及沿海城市对欧洲贸易的便利化,扩大贸易总量,提升我市与中东欧城市投资合作吸引力,推动欧洲国家产业园建设和领军型、平台型国际企业入驻。

三是有助于推进多式联运国际综合枢纽港建设。推进中欧班列建设将充分发挥宁波舟山港国际集装箱过境运输业务经营资质等政策优势,有力促进水铁联运,特别是海铁联运的发展,扩大港口与铁路北站、空港、航运中心等城市功能区块的联动,促进海运体系与陆上货运服务体系的对接,促进综合运营商发展壮大,培育港航经济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

四是有助于支撑产业转型升级和实体经济发展。班列能有效降低运费成本,并且通过直运的方式减少转运时间消耗和货物损耗,有助于吸引高端项目和高能企业入驻宁波,支撑产业转型升级和实体经济发展。

二、进一步加快发展宁波中欧班列

一是加快完善中欧班列基础设施布局。积极布局国际联运大通道,整合提升形成“两大支点、三条通道”的国际联运格局。两大支点,一是铁路宁波北货运站;二是宁波港。三条通道,一条是西线,由宁波北货运站始发,经阿拉山口抵达中亚、中欧;一条是北线,由宁波港始发,海运经大连、营口的“辽满欧”至中欧,或经俄罗斯东方港和海参崴的“亚欧大陆桥”至中欧;另一条是东线,由内陆海铁、江海联运或公路运输至宁波港,经海运欧洲航线转运至中欧、中亚,其中北线和东线都可以发挥宁波海铁联运的优势,以宁波港为联结点,将东南亚、台湾、日韩地区作为班列的延伸市场,鼓励这些地区的货源改变传统的海运方式,在达到宁波港之后搭乘班列前往中亚和欧洲地区,从而拓展班列的运行分拨的长度和宽度。

加强班列配套设施建设。加快提升宁波新货运北站的整体运能,加速宁波货运北站向现代物流园区功能转型,形成区域铁路货物和信息集散中心;建设与口岸监管相关的多式联运监管中心,集货物换装、仓储、中转、集拼、配送等作业集合为一体;建设沿海集结服务中心,实现“一中心两片区”的功能布局,“一中心”是指宁波中欧班列沿海集结服务中心,“两片区”包括铁路宁波货运北站和铁路北仑港站。陆路的货物(包括公路、铁路、空运)从货运北站集货发车,实现陆铁联运;水路的货物(包括长江内支线、国内沿海运输、国际海运)从北仑港站集货发车,实现水铁联运。

二是大力推进中欧班列市场需求开发。积极培育班列贸易市场,加大宁波与沿线各国的双向投资,大力推动宁波与中亚、欧洲等国的长期、固定的合作项目,提高宁波与沿线国家之间的商品贸易往来的稳定性;加快甬商所、航交所、“世贸通”“跨境购”的发展,积极承办更多诸如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国际港口文化节等活动,全力打造一批港口开发合作平台、区域科技创新平台、产业合作共建平台、贸易物流发展平台和经贸人文交流平台;优化双程运输货种品类与结构,细分运输货物种类,筛选和开发更多的货源,并通过运输价格优惠、差异化补贴等手段吸引更多高附加值的货源,例如高档服装、鞋帽、皮革制品、电子产品、汽车配件等技术含量较高的商品,实现多品种货源组合运输;积极完善中欧班列服务功能,叠加“互联网+”功能,加大宁波中欧班列信息化建设力度,推动铁路、集卡、港口、海关数据的跨部门、跨区域交换,实现宁波与内陆城市在班列货运换票、口岸转关的无纸化。

三是强化中欧班列运营体制机制创新。积极培育专业运营主体,组建专业的宁波中欧班列运营主体,为班列提供专业的运营技术支持,解决班列发展的内部瓶颈和外部障碍;优化班列运输组织模式,着力挖掘本区域内的市场需求,而不是通过政府补贴吸引外地货源,同时各班列要协调运输费用(尤其是国外段)、通关模式等方面,形成规模经济的合力,从而提升议价能力;创新班列服务机制,加强信息化技术在班列的货物调配、配送、运输信息化处理等领域的应用,实现信息流和物流的即时传递和链接,加速宁波中欧班列的作业流程,提高班列运营效率;围绕物流链全流程,强化运输、仓储、配送、检验检疫、通关、结算等环节高效对接,提供一站式综合服务;依托国际贸易通道和口岸优势,拓展保税仓储、分拨配送、流通加工等增值物流服务功能,建立国际采购和分拨配送、转口贸易等服务体系。

四是优化完善中欧班列发展政策环境。除积极争取国家层面、国家相关部委的政策支持外,还需要加强与中欧班列沿线城市的区域政策合作,尤其是将内陆城市的政策性补贴、转关便利化等政策扩大到宁波报关的中欧班列;推动宁波海关、国检部门与内陆城市签署区域通关协议,积极推动国内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加强市内各部门间的政策合作,市内各部门要为班列量身定制简化的备案手续,缩短办理时限,支持返程贸易,除危险货物及其包装、废物原料、大宗散装货外,实施“出口直放,进口直通”放行模式;建设“甬新欧”国际货物检验检疫区域一体化监管平台,通过平台预申报班列货物信息并提供明细单,检验检疫部门核对无误后即办理放行手续;推进宁波铁路货运北站进站集卡优惠政策,所有经高速进入宁波北货运站的集卡,享受进港集卡的同等通行费优惠,缩短送货时间。

(作者单位: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宁波市现代物流规划研究院 钱斌 华卢山 )


责编:周秋田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