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中联部部长宋涛访日 与政商领袖共谈“一带一路”

2017-08-10 11:25:51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联部部长宋涛。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资料图

就在日本新任外相河野太郎在马尼拉表态“愿为中日关系改善做出努力”的同时,日本国内对中国提出的区域经济合作倡议的态度也显现出变化。

据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网站公布的消息,当地时间8月7日晚,宋涛在东京同日本经济界人士就中日双方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开展合作进行座谈。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榊原定征及30余名两党代表和20余家日本大企业负责人等出席。

尽管宋涛和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赴日的主要行程是参加于东京举行的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第六次会议,但“一带一路”无疑是此次访问的关键词之一。宋涛在与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会见时表示,中国共产党愿同日本执政两党共同努力,发挥党际交流的特色和执政党的政治引领优势,维护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引导两国人民对彼此的正确认知,促进“一带一路”框架内的交流合作。

日本对“一带一路”态度逐渐转向

日本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从今年春天起就开始谨慎地走向积极。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今年4月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日本对“一带一路”取得的进展“表示敬意”,并且将尽力提供合作,未来还有可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而在5月份赴华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二阶俊博再次在演讲中表示期待“一带一路”获得更大发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会见二阶俊博时指出,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日两国在推进经济全球化、推进贸易自由化等方面有着共同利益。“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成为中日两国实现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新平台和“试验田”。日方明确表示肯定“一带一路”倡议。中方欢迎日方同中方探讨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内开展合作。

此后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5日在东京的一场演讲中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具有把东洋、西洋以及在其中的多样性地区联系起来的潜能的构想”。这是安倍首次就日本参与建设“一带一路”一事表态。

对此,中方亦予以积极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注意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有关“一带一路”的表态。“一带一路”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是有利的,欢迎日方同中方探讨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内开展合作。

尽管“丝绸之路”外交最早就是由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但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日本的态度曾一度并不积极。

根据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洪诗鸿2015年在一篇文章中的统计,直到2015年年末,日本政府在出台的有关中国的各类报告中都没有出现关于“一带一路”的报告,而在日本国会中也没有出现关于“一带一路”的审议和咨询。对于当时刚刚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日本政府也是趋于疑虑。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在2015年3月24日,也就是AIIB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期前一周时,还以“透明度不够”为由,对加入亚投行态度消极。一周以后的3月31日,申请正式截止,已经有包括英、法、德、意大利、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经济体在内的46个国家递交了申请。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当时日本政府内部就已经出现声音,称日本之前根本没有预料到有这么多国家申请加入亚投行,日本没有申请加入是安倍政府外交上的“失策”。

美国因素左右日对“一带一路”态度

然而,对于两度拜相,执政经验丰富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而言,因缺乏外交远见而“失策”似乎并非唯一有力的解释。据共同社报道,在创始成员国资格申请截止的2015年3月31日当天,安倍晋三就表示,“这下美国该知道日本是可信赖的了吧。”这或许说明,在日本对于亚投行,乃至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背后,有着若隐若现的美国因素。

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哈萨克斯坦在内的21个国家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与此同时,美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代表却没有出席签字仪式。当时就有分析人士称,这是美国对其盟友施压的结果。《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官员“以前所未有的决心游说”反对该银行,“极力劝说重要盟友拒绝该项目”。英国《金融时报》也援引西方外交人士的话称,美国向其盟友施压,促使他们忽略来自中国的有关加入亚投行的建议。

“与‘一带一路’比起来,日本更加热衷的是美国主导的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远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通过积极参与TPP,日本试图加强和美国之间的盟友关系,又可以制约中国在区域和国际贸易中的影响力。

但是,随着特朗普上台后宣布美国退出TPP,这一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在实质上走向停滞,安倍试图借助TPP实现其经济和战略目标的路径也变得模糊起来。但“后泡沫时代”的经济形势带给安倍政府的压力却并未停止。2017年年初,日本多个大企业公布了新财年的基本工资涨幅,其数据令人失望。路透社报道称,按丰田公司一名中级技术人员月薪36万日元计算,这名员工在2017年每个月只能多拿1300日元,涨薪幅度仅为0.36%。这些钱只够多吃一碗丰田总部所在地名古屋的特产——猪排饭而已。

“自从2012年以来,安倍率领自民党赢下4次‘国政选举’,一直保持执政地位至今,靠的就是打经济牌,”胡令远分析道,但是随着量化宽松对经济的刺激效应逐渐减小,安倍并未能找出提振出口、加强经济活力的抓手。“这时候再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坚持‘鸵鸟主义’,将会面临来自经济界的较大压力。”


责编:周秋田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